笔法纵肆欹态横生,古代燕书

如《赤壁赋》、《洛神赋》、《东坡诗帖》、《趵突泉诗》、《归去来辞》、《烟江叠嶂图诗卷》等等,鲜于枢书法欣赏【苏轼海棠诗卷】01

图片 10

西楚时光十分长,但著名书法家不菲。赵松雪等大学生派书法家,主见周详世袭复古,从晋唐上追秦汉,故各体书法都有异常的大进步,甲骨文法家也不菲。风格一连晋唐遗韵,也借鉴明代书风。

《苏和仲木丹诗卷》是鲜于枢书法代表小说之一,小说使用极富弹性的硬毫写成,以燕体为主,兼用草法。书法笔法纵肆,欹态横生。从用笔力上看,锋敛墨聚,圆劲有力。结字严峻而纵肆,点线爽健而具备立体感,挥运之中意气雄豪而出入规矩。鲜于枢以深厚的功力表现出了对书法文章方式美的求偶和创造工夫,进而也表现了友好的威仪、人格。书法结体略呈右上取势,宽博宏肆,纵敛有度;燕体中间杂燕书,规整中有调换,益增活泼生动之趣。赵吴兴商量《苏和仲川红诗卷》:“笔笔都有古法,足为珍品”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《归去来辞》

鲜于枢书法赏识【苏轼木丹诗卷】01

赵子昂的小篆

鲜于枢宋体《苏和仲木丹诗卷》纸本,34.5×584分米,1301年大德三年书,现藏北京紫禁城博物馆。曾经南梁海南人袁枢(袁可立子)收藏,历清德阳人宋荦以和袁枢老乡故得收藏睢阳袁氏旧藏,是鲜于枢书法的意味书法小说。纵观书法史,缘于对宋人“尚意”书风的“反拨”,东魏书坛再次出现复古尊法趋势,鲜于枢和赵吴兴同样,成为“元初回归古板的古典主义书法风尚的初阶者”(黄敦语)。

赵集贤(公元1254~1322年),字子昂,号松雪道人、水精宫道人等。宋裔,入元被召,拜翰林学生承旨、集贤硕士,故有赵松雪、赵承旨之称。死谥文敏,又称赵吴兴。他在艺术上是个全才,善音乐,精丹青,工诗文,也善鉴赏,对佛释都明白。书法在未中年人时学德祐帝、张即之、米南宫,后追二王,深有色金属研究所究,老年出入李波弗特海。他阅读甚广,武功深厚,篆、隶、章草、今草、行草,各体俱善,有唐以后集书法之大成者之誉。石籀文深得二王奥密,能从《爱晚亭》化出,渗入唐、宋人笔意。晚年学东西伯尼斯海,去其侧势,渗以苏子瞻的宽博之意,黑风婆清朗,蕴藉平和,亮丽而不媚俗。留存草书小说吗多,如《赤壁赋》、《洛神赋》、《东坡诗帖》、《趵突泉诗》、《归去来辞》、《烟江叠嶂图诗卷》等等。其妻管道昇的甲骨文也极佳。

《苏文忠木丹诗卷》是鲜于枢的书法代表作品之一,书法大气磅礴,笔笔自然,圆转自如。文章使用极富弹性的硬毫写成,以小篆为主,兼用草法。其用笔多取法唐人。全卷的轨道近乎上下齐平,行距均匀,不激不厉,自然畅达。而字与字之内承上启下偶以“牵丝”相属,越多是以内在笔势使上下呼应自如、左右揖让相得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图片 5

鲜于枢书法赏识【苏子瞻木丹诗卷】02

《洛神赋卷》,纸本墨书,五十一行,七百二十一字,达卡博物院藏(图78,局地)。

鲜于枢黑体《苏文忠木丹诗卷》释文:江城地瘴蕃草木,只盛名花苦幽独。付之一笑竹篱间,桃李漫山总粗俗。也知造物有暗意,故遣佳人在峡谷。自然富贵出天姿,不待金盘荐华屋。朱唇得酒晕生脸,翠袖卷纱红映肉。林深雾暗晓光迟,日暖风轻春睡足。雨中有泪亦凄怆,月下无人更清淑。先生食饱无一事,散步逍遥自扪腹。不问人家与僧舍,拄杖敲门看修竹。忽逢绝艳照衰朽,叹息无言揩病目。陋邦何地得此花,无乃好事移西蜀。寸根千里不易到,衔子飞来定鸿鹄。天涯流落俱可念,为饮一尊歌此曲。清代酒醒还独来,雪落纷纭那忍触。右玉局翁海棠诗长句渔阳困学民书

图片 6

汇品:苏仙曾任玉局观提举,后人遂以“玉局”称苏文忠。孝哀帝耕先生所言:“结字严格而纵肆,点线爽健而具备立体感,挥运之重视气雄豪而出入规矩。他以稳定的武功表现出了对书法情势美的求偶和创造工夫,进而也表现了投机的神韵、人格。”元人袁褎所言:“善回腕,故书圆劲,可能议其多用唐法。”而清人阮元亦谓鲜于枢“字迹活泼而刚劲,在孙过庭、李拉普捷夫海(邕)之间”。赵吴兴:“笔笔都有古法,足为珍品”。

图片 7

图片 8

帖云:

鲜于枢书法赏识【苏子瞻越桃诗卷】03

声哀厉而弥长。尔乃众灵杂遝,命俦啸侣,或戏清流,或翔神渚,或采明珠,或拾翠羽。从南湘之二妃,携汉滨之游女。叹匏瓜之无匹,咏牵牛之独处。扬轻袿之猗靡,翳修袖以延伫。体迅飞凫,飘忽若神,陵波微步,罗袜生尘。动无常则,若危若安。进止难期,若往若还。转眄流精,光润玉颜。

细察此卷,与颜鲁公《祭侄稿》、《刘中使帖》及《争坐位帖》多有相符之处,笔法纵肆,欹态横生。通篇约二百余字,“全力以付”,“无单笔苟置”。从用笔力上看,锋敛墨聚,圆劲有力,每一笔画的起收、顿挫、使转……均临危不俱,却又变化万千。举例聚墨成“点”,有正点、侧点、挑点、连势排点等,或大或小,或轻或重,结体妥帖,浑然无间。举凡横、竖、撇、捺各个构字“元素”,均能到家,如“瘴”、“荐”、“华”、“长”诸字,横画虽多,却“燕不双飞”,因势生形;“瘴”、“草”、“华”、“晕”、“中”字中的竖画,多取“悬针”状,行笔劲利,挺拔有力……结体略呈右上取势,宽博宏肆,纵敛有度;大篆中间杂行书,规整中有转移,益增活泼生动之趣。

此帖写于五十岁时,为盛逸民所书。规矩而丰硕变化,能够见到赵孟俯深厚的武术,结体笔法都来自王羲之《陶然亭》,虽变化而熄灭,严酷规矩而不失神韵,舒展自如,气势连绵,俊逸淳和。对上学大篆底子是很好的范帖。

木丹诗卷系书录苏东坡咏木丹七言长古,卷后有元、明以来好多书法家题跋和收藏印记。元秋桂跋曰:“鲜于翁石籀文修‘六义’(笔者注:“六艺”即指《易》、《书》、《诗》、《礼》、《乐》、《春秋》“六经”),无一笔苟置。人皆知其豪健遒劲,而不知其备六义于中也。”明董其昌云:“盖东坡先生屡书《川红诗》,不下十本,伯机意欲附名贤之诗以传其书,故当全力付之也。”

鲜于枢的燕体

图片 9

鲜于枢(公元1256~1301年),字伯机,号困学乡民、寄直老人、虎林隐史,官至太常寺典簿。工书,善行、石籀文,与赵文敏齐名。赵称伯机燕书过作者远吗,极力追之而不可能及。书法宗晋、六朝,楷书受献之、怀素等影响,近则学赵孟俯,晚学李邕。书风伟岸圆劲,凝重抓好。行黑体有《韩昌黎进学解》、《阜阳烟江叠嶂二歌》、《苏文忠木丹诗卷》等等。

鲜于枢书法赏识【苏子瞻木丹诗卷】04

图片 10

据《鲜于府君墓志铭》记载,鲜于亲族累世均为读书之人,鲜于枢幼时从曾外祖母墨迹中获得沾溉,后又向金代书法家张天赐请教。元人刘致述其书学经历:“鲜于困学(鲜于枢号“困学乡下人”)之书,始学奥敦周卿竹轩,后学姚鲁公雪斋,为安徽宪司经验,见李白令海《岳麓寺碑》,乃有所得。至江苏新疆与承旨赵公子昂游处,其书乃大进,以之名世,甲骨文第一。”在与时彦请益与交流的还要,鲜于枢又直逼清朝,上溯魏晋,“特意学古书,池水欲尽黑”(赵孟俯诗)。他藏闻名帖七种,特别是对颜清臣《祭侄稿》更为宝爱,称为“天下大篆第二,吾家法书第一”。《石渠宝笈》、《大观录》等书著录了他临摹王羲之《十六帖》、王献之《群鹅帖》、颜鲁公《鹿脯帖》和怀素《自叙帖》等三种墨迹书法小说。多数法帖还也许有她的不错题跋,如“书法家之有钟王,犹墨家之有周孔,今之读书人出口推云‘二王’,而不言钟,犹称孔夫子、孟轲,而不言周公也”。据明丰坊《书诀》载,鲜于枢小楷即取法钟繇。同一时候,他还长于师法自然,据记载,他“早岁学书,愧未能若古时候的人,偶适野见三位挽车行淖泥中,遂悟笔法……”那与张旭观剑器舞、黄山谷见荡桨悟出笔法同出一理。

鲜于枢《书苏文忠川红诗卷》

鲜于枢于书法“用工极深,时人少有知者”(元人邓文原语),老年越发与世无争,不问世事,以调琴作书为乐。一九八两年在青岛意识鲜于枢墓,随葬品还应该有印章、端砚和笔端饰件及其余鲜于氏生前把玩之物。纵然同侪赞美鲜于枢“笔笔都有古法,足为珍品”(赵文敏语),但因其泥守唐法,排挤宋人,明潘之淙《书法离钩》商议道:“元人自赵孟頫(孟頫)外,鲜于伯机声价几与之齐,极圆健而无法去俗。”明人方逊志亦直指其“姿体充伟而少韵度”。以“回归”守旧为主流的隋唐书坛之所以在书史上较为“寂寞”,便是因为三番五次多而立异少。鲜于枢也无法免“俗”,那是他的书法为后人所诟病的机要原因。